13319548488

新闻资讯 NEWS

长沙汉子黄友良和他的创业人生

添加时间:2017-09-04

 

黄友良,1966年生,湖南长沙县人,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后,分配在长沙国营电控辅件厂工作。九十年代初因企业倒闭而自谋职业,在长沙高桥市场经营副食烟酒批发生意,创办广告公司,打拼十年资产超百万。2003年元月20日,一场大火将其仓库门面烧毁,黄友良也被烧成重伤昏迷不醒,所幸抢救及时才保住性命。黄友良因烧伤致残后,在病床上一躺就是3年,在姐姐黄至安的悉心照顾和鼓励下,黄友良身残志坚,不愿认输,2007年他又开始重操旧业,再次在长沙高桥市场经营副食批发生意。因为人诚实,讲究信用,他的生意深受同行敬重和支持,经过几年的辛苦打拼,生意越做越大,下自成蹊。2010年7月,44岁的黄友良成立了哈尔滨雪影啤酒有限公司。

两年间,黄友良在全国8个省市独资或合资创建了八家“哈尔滨雪影啤酒”分厂;同时在湖南省的13个地级市建立了完善的市场网络,“瓜分”省内啤酒市场。

之前,黄友良从国企业辞职自谋职业,在长沙市高桥市场经营副食批发生意,打拼十年,资产超百万跻身“富豪”行列,但是一场意外火灾将他的所有财产损失殆尽;仓库被大火烧毁,自己被烧所重伤且妻离身残。

7年后,浴火重生,艰苦创业。

黄友良注定是一个商人。他说,虎死不倒威,但自由散漫乃个性使然,是命中注定,自己从不归咎于不幸——对自己来说,这算是一种处于或好或坏之间而取舍的境界,而一切无不是为了心中那份追求而存在的。

楔子

初夏的长沙,如火如荼,“楚汉名城”历来为商家必争之地。

随首着国内一些啤酒品牌在长沙的布局日益完善,消费市场日趋饱和,地方品牌之间明争暗斗越来越激烈,各种不正当的竞争手段让啤酒业陷入一片混战。

去年的5月26日,长沙某报刊登出一篇《“山寨”哈啤现身长沙》的文章,引发全场市民的关注。报道称长沙地区销售的“哈尔滨雪影啤酒”有侵权“哈尔滨啤酒”的嫌疑,并指出“哈尔滨雪影啤酒”的招商电话是长沙本地的号码,让人满腹悬疑。

随即,哈尔滨雪影啤酒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黄友良愤怒地站出来为自己“维权”。黄友良称哈尔滨“雪影”啤酒系正规生产厂家生产,“雪影”啤酒商标已经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他自己是“雪影”商标注册证持人有;外观设计已经申请国家知识产权专利,而且工商执照、生产许可证、食品流通证、酒类批发许可证、质量检验报告等证件手续真实、齐全。黄友良认为伪冒哈尔滨啤酒之说完全是子虚乌有,是竞争商家对他的恶意攻击。

于是,一场事关公司声誉和啤酒“正牌军”的生死较量在长沙上演。一个月后,湖南省内的主流报氏刊登一则《雪影啤酒系正规厂家生产》的新闻,澄清其“山寨”哈啤是无中生有的说法,才让这场点燃啤酒之战的烽火逐渐平息。

“我的雪影啤酒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的在他们哈啤的前面,很多人可以作证”。黄友良说,他早在10年就有创建全国酒业连锁的创业计划。他说,如果不是2003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他的仓库和门面,自己又被烧成重伤,差点连性命不保,否则“雪影啤酒”早就上市销售,也不至于现在的生意都得从头再来。

“我是一个大难不死的人,虽然是个残疾人,但是为了生存,所做的品牌产品也必须合理合法,没必要去仿冒别人的东西瞎折腾。”听到黄友良的这句话时,记者有点惊讶和愕然,顿悟片刻,记者换了一种思绪,听黄友良聊起他的辛酸往事与人生感悟。

坚持读书“跳农门”

今年46岁的黄友良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老家在长沙县鼎功乡黄桥村。黄友良少年时期,意气焕发,他却一直未离开自己的故乡走出远门。因为家中兄弟姐妹多,看到父母辛苦操劳,黄友良想给家里人帮忙干点农活,以此减轻家中父母的生活负担。

黄友良的父亲是一个参加抗美援朝的军人,退伍后回家务农,刚结婚就领养了亲戚三个家无力抚养的孩子。不久,黄友良的父母又生下了其四姐弟,等于一家有7个孩子要吃饭,当时,他家里的人经常连饭都吃不饱,生活艰难,父母确实撑得辛苦。

黄友良说,父亲当时很反对他读书,经常把他的书包藏起来或者干脆将其扔掉。他父亲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学门手艺挣钱吃饭,能给家中减轻负担,认为读书还不如学门手艺实在。但是黄友良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直很好,考试分数和田径运动的成绩经常是全校第一,甚至是全县第一,奖状和荣誉证书都摞了一大堆。父亲的责怪,黄友良有点不甘心,经常是流着眼睛进学校上课。但是学校里的老师都很支持和鼓励他,希望他能坚持完成学业。

于是,黄友良白天去学校读书上课,中午和晚上利用空闲时间去捡废品收酒瓶拿去卖钱,暑假的时候跑到建筑工地上去搬运砖头;有时将城市里的面条带到农村市场上去卖,以换取学费和生活费。

就这样,黄友良凭着自己坚定的信念,一直坚持读完初中到大学毕业。

被大火烧毁一切

黄友良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一家国营企业从事销售工作,大多数的职工都有残疾,生产电器辅件产品。九十年代初,企业正赶上改革开放的热潮,加上企业的经济效益下滑,黄友良辞职下海经商。他跟自己本是大学同学的妻子做起副食、水果等批发生意,起早贪黑的赚了些钱,慢慢的积攒了第一桶金。1993年,黄友良在长沙高桥市场租了一个门面,专做烟酒批发和零售生意。1996年他在高桥创办了景天广告贸易有限公司,出版了一本全《走进大市场》商业杂志,和电信局联合成立高桥160电讯咨询台,事业越做越大。到2002年的时候,黄友良拥有两间门面,两套住房,光账户上的流动资金就有一百多万,全家人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天有不测风云,2003年1月20日,离农历大年三十还差10天,黄友良的两间位于高桥市场的仓库门面突然起火,发现后,他本能的冲进门面想抢救出放在抽屉里面的10万元货款,又想端水幻想能将火扑灭。几分钟后,火势蔓延到门面出口,把处在门面里面惊慌失措的黄友良堵住了,一团火苗将其吞噬……等消防人员把火势扑灭,救出来的黄友良此时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昏迷不醒,当时在现场的亲人都以为他被烧死了。待送到医院抢救时,却一直是昏迷未醒,加上抢救时家中的钱已经用尽,黄友良的父亲准备把他推到火葬厂举行丧事。

姐姐悉心照顾让他坚强

火灾当天,黄友良的父亲哭着将其被大火烧伤的消息告诉了正在北京参加全国大人代表大会的女儿黄至安。当时身为湖南道教协会会长的黄至安听到自己的弟弟被烧成重伤,就赶忙吩咐自己的父亲,要不惜一分代价救活弟弟。听到医生说黄友良还有10%的把握能够救活,黄至安赶忙嘱托家人将其弟弟转院抢救。

“如果不是我姐姐,我这条命早就没了。”黄友良说,他在医院一躺就是两年多,他身上30%的皮肤被深度烧伤。期间,他的伤情时好时坏,反复发作,曾几度醒来后又昏迷,生命垂危。当时黄友良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活下来,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黄友良的前任妻子认为他再也不可能站起来,竟然狠心的放弃了他,随后就嫁给了别的男人。

“脸都被烧得变形了,简直惨不忍睹,家里的人都不想管我了,是姐姐黄至安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黄友良说,姐姐出钱请人细心照料,熬汤熬药的服侍自己,一年后还做了脸部整形植皮手术,在病床上躺了两个才恢复身体知觉。“当时,自杀的念头都有过,真不想活了。”

黄友良的身体康复后还是落下了残疾,但在其姐姐的帮助和鼓励下,为了自食其力,他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跑出租。期间,他有幸遇见了现任妻子,在妻子的鼓励下,加上有着十几年做酒类产品批发的经验和销售渠道,2007年2月,黄友良重新在高桥市场租了一间门面做酒类产品代理批发,生意红火;2010年7月,他放下如日中天的批发配送行业,成立了黑龙江哈尔滨雪影啤酒有限公司,下辖湖南长沙广种福田酒营销部,致力于全国啤酒品牌市场的拓展以及资源整合。

热心公益慈善

“对一个男人来说,事业的成功至关重要,尤其是对我这个经历过生死轮回的人来说,自己拥有多少钱已经并不重要了,以后我赚的钱,大部分都会用来做慈善事业。”黄友良豪不掩饰地告诉记者,这是他真实的想法。他说,只有深陷痛苦的人,才能更加明确别人的苦楚,只有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才能够知道别人的帮助是多么的重要。也只有那些急需帮助的人,在得到别人的帮助,他才会在以后的岁月中更加无私的去帮助别人。

对于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黄友良,他过早的感受和体验到社会底层里的人的困苦和不幸。“经历的多,才会想得多,觉得活着才是最重要。”

如今,不惑之年的黄友良依旧像一个二十岁的小伙一样,童心未泯,心中依旧充满理想和激情。虽然有点怀旧,善感,但是他对自己的家乡有着近乎狂热的迷恋。“怀旧不仅能满足心灵慰藉的需要,而且能鼓舞和激励人奋进,就如同上山旅途中的小憩,会使人产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壮志豪情”黄友良说,对过去总结,也是在为下一步积蓄能量。

全国每县只招一个独家代理,厂家只向独家代理供货

 

上一页:三湘都市报2011年6月29日
下一页:哈尔滨雪影啤酒有限公司郑重声明